教育频道

当前位置:教育 > 中小学 > >正文

通泰街挑自来水记

2014-01-22 11:25:08 来源: 编辑:

  1958年大跃进那年秋,单位以扩大生产面积为由,要我家从铁佛东街搬到通泰街和寿星街交汇口东南角的一处停业小酱园。

  通泰街是长沙北城东西向大街之一,直通湘江,对着街口的码头原名通货门,是长沙老城门之一,河边的码头就叫通货门码头。没有汽车和火车的时代,水运是长沙唯一的货运客运交通要道。后通货门改为通泰门,码头也因之跟着改。街因码头得名。街对面是周南中学后门,那里曾是蜕园旧址。据说是唐朝名士刘蜕住过的地方。后清人周达武买下蜕园,周达武曾任川贵甘三省提督,他买下自住,蜕园当时是省城长沙首屈一指的苏州式园林。周达武本姓朱,是朱明皇室后代,民国时其次子周家纯向湖南省督军府呈上家谱,请求复姓,遂改名为朱剑凡。再后,朱剑凡将蜕园赠给周南中学作校园,并成为周南中学创始人。

  通泰街那时还是麻石街,我家街斜对面有个自来水站。那时长沙自来水站不多,通泰街这个水站要供应南到潮宗街、北到湘春路、西到河边沿江大道、东到学宫街这么大范围居民的吃水,所以除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自来水站的生意是特别好,挑水的人排成了长队,里面有七八个笼头放水还搞手脚不赢。挑水的人多,一出水站,挑的水不免有些泼洒,把水站周围百余米处的街都泼得水淋淋的。因此住在附近的人苦于路湿穿不得布鞋,心中生怨,作打油诗说:“有女莫嫁通泰街,天晴落雨穿套鞋。”

  那时我已十岁,穷人家的细伢子早当家,正是可以帮爹娘挑水的年纪。长沙人喜欢讲:我家崽都打得酱油了,那就是说自己的伢子有六七岁了;要是讲我家崽挑得自来水了,那就是说伢子有上十岁了。于是妈妈帮我准备了一担小水桶,给我一分钱,让我去自来水站挑水。我排队进了站,交了一分钱,守水的人找给我一根竹筹,因为自来水是一分钱两担,凭这根筹下回我还可来挑一担水。挑水的人都喜欢把水桶接得满满的,可挑上肩一走一晃,水就浪出来。我年纪小,冒得劲,被重重的担子压得摇摇晃晃的,水就更浪出得多,一担水挑到屋,也就只剩大半担了。妈妈不嫌水少,只是痛惜地说:“叫你一担少挑点,压重了会长不高的。”慢慢地我长了力气,挑水便不费劲了,一担水挑到屋还是满满的。后来我下农村,早早地过了劳动关,咯还要得益于挑了几年自来水。

  通泰街往东和北正街湘春街学宫街交汇,构成长沙独一无二的由四条全是街字落尾的头卡子。头卡子是长沙最热闹的地方之一,那里是我和弟弟最喜欢去玩的地方。只要向父母要了几分钱,在那里可以买到想吃的零食。我们站在吴恒泰酱园的照壁下,一边吃零食一边看着头卡子的人挤来挤去的,要是碰上有人吵架,那就更好看了,往往要看到吃饭时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二十多年后我到吴恒泰酱园当经理,经常喜欢沿着通泰街走一走。街上的麻石换成了拍油路面,小酱园已拆建新楼,令人难忘的自来水站已不复存在,因为自来水已通到各家各户了。柳建球

新闻排行

推荐新闻

图说湖湘

风云三号D星凌晨成功发射 风云三号d星概念受益股有哪些?
此消彼长:比特币价格开始暴跌 比特币现金两天暴涨130%
蓝筹股带动大盘继续上攻 沪指重返3400点
中国一线城市排名2017 一线城市用人需求负增长?附中国一线城市名单一览表